<dd id="4nu4j"><noscript id="4nu4j"></noscript></dd>

      <rp id="4nu4j"></rp>

      <li id="4nu4j"><tr id="4nu4j"><cite id="4nu4j"></cite></tr></li>
      <th id="4nu4j"></th>
    1. <th id="4nu4j"></th>
        <tbody id="4nu4j"></tbody>

        顧誦芬院士:為了給飛機找問題,他親乘戰機三上藍天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天南責任編輯:薛妍
        2018-06-29 15:54

        從1958年自行設計的第一架噴氣式教練機殲教-1一飛沖天,到今天國產大飛機C919翱翔碧空,新中國的航空工業歷經了從無到有、由弱變強的一個甲子。

        一代又一代的航空人奮發圖強、自力更生、勇于創新,推動我國航空技術實現跨越式發展,殲-8Ⅱ飛機總設計師顧誦芬就是其中一位。

        或許,人生有太多的“可能”,但在他的人生字典里,所有的“可能”都來源于一份篤定的信念,那就是“設計中國人自己的飛機”。

        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這是顧誦芬院士手持殲8II飛機模型的肖像照片。(資料圖)

        殲-8Ⅱ飛機總設計師顧誦芬院士——

        三上云霄為征鴻

        ■解放軍報記者 張天南

        這是萬眾矚目的一幕——

        2017年12月17日,第二架C919大型客機在浦東國際機場完成首次飛行。此時,距離我國首架大飛機完成首飛僅僅過去7個月。

        “風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翼也無力。”載夢前行的中國大飛機,向著航空強國的目標翱翔。鮮為人知的是,顧誦芬是大飛機項目的主要推動者之一。

        流年似水,邁入人生第88個年頭,顧誦芬的生活節奏緩了下來。從家到航空工業集團科技委距離約500米,他要走上10多分鐘。這段路他已走過32載,以往總是步履匆匆。

        他是我國著名的飛機設計大師、飛機空氣動力學的專家、兩院院士,已與飛機打了大半生的交道。

        或許,在大多數人看來,功成名就的他早該頤養天年。他也常常被問到一個相似的問題:“這么做究竟是為了什么?”

        為名乎?趨利乎?非也。此生只為報國、強軍。

        “航空夢”的萌芽

        映入記者眼簾的是兩張照片。

        黑白照片,是上世紀50年代上海交大的同學合影,畫面里的顧誦芬青春朝氣、英姿勃發;彩色照片中,面容清瘦的顧誦芬正伏案疾書,滿頭銀發、精神矍鑠。

        奮斗的青春,在光影間靜靜流淌。也許在最初的歲月,顧誦芬不曾設想,會選擇將生命之軀和戰鷹之翼緊緊相融,去肩負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沉甸甸的責任與期望。

        1930年,他生于蘇州,父親顧廷龍取陸機《文賦》名句“詠世德之駿烈,誦先人之清芬”,為其取名“誦芬”。

        長在溢滿書香的世家,他為什么沒子承父業?反而在航空領域成為一代大師,個中緣由,還要從一件玩具和一場轟炸說起。

        “10歲生日那年,堂叔送給我一個航模,但那個航模是木結構的,飛了兩次就摔壞了。父親見我喜歡,就帶我到上海一家航模店買了一架艙身型飛機模型。”顧誦芬說,“這個模型也會壞,我就自己找材料動手修理,修好后的航模又飛上天空。”

        年少時與“飛行”有關的片段,并不都是清新雋永的音符。

        “1937年7月28日,日軍轟炸機從我家上空飛過。爆炸產生的火光和濃煙仿佛近在咫尺,玻璃窗被沖擊波震得粉碎,人們驚慌失措……”但沖擊波產生的震動遠不如心底的悲愴和憤怒來得猛烈。

        那一年,顧誦芬7歲,是燕京大學附小的一名小學生。那一天,“中國只有強大起來,才能抵御外侵”的信念便在他的心里扎下了根。

        “我要制造中國人自己的飛機!”報考大學時,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航空專業。

        “當時我被清華大學、浙江大學和上海交大同時錄取,因為是家里唯一的男孩,母親舍不得我去外地求學,就選擇了上海交大。”顧誦芬的航空生涯就此拉開了帷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撸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