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zna05"><bdo id="zna05"><dl id="zna05"></dl></bdo></u>
  • <mark id="zna05"><div id="zna05"><u id="zna05"></u></div></mark>

  • <u id="zna05"></u>
    <source id="zna05"><input id="zna05"></input></source><b id="zna05"><address id="zna05"><dfn id="zna05"></dfn></address></b>
  • <sub id="zna05"><dl id="zna05"></dl></sub>
    <video id="zna05"></video>


      祝福祖國 強軍有我|國慶佳節,他們守護祖國的界碑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曹文勇 晏良  平措仁青 等責任編輯:楊帆
      2019-10-04 06:33

      雪域金秋,曲典尼瑪冰川在烈日照耀下像一顆璀璨的寶石。

      一支迷彩隊伍,沿著高原湖岸艱難前行。此刻,指導員孫德才的作戰背包里,有一面嶄新的國旗。

      10月1日,西藏軍區邊防某團四連組織小分隊,巡邏所屬防區海拔最高的點位——海拔6280米的曲典尼瑪冰川。此次國慶節巡邏,該連所有官兵向黨支部遞交了申請。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邊關有我 請祖國放心

      海拔6280米

      五星紅旗飄揚雪峰冰川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曹文勇 晏良 通訊員 平措仁青

      國慶節前夕,西藏阿里軍分區某邊防連官兵巡邏海拔5300多米的點位。劉曉東攝

      雪域金秋,曲典尼瑪冰川在烈日照耀下像一顆璀璨的寶石。

      一支迷彩隊伍,沿著高原湖岸艱難前行。此刻,指導員孫德才的作戰背包里,有一面嶄新的國旗。

      10月1日,西藏軍區邊防某團四連組織小分隊,巡邏所屬防區海拔最高的點位——海拔6280米的曲典尼瑪冰川。此次國慶節巡邏,該連所有官兵向黨支部遞交了申請。

      遠處,白色的冰川懸掛于雪線之上。“注意腳下。”上士翟義凱提醒第一次參加巡邏的列兵楊光輝,這條通往冰川的碎石小路下面是永凍冰層。

      “小心冰窟。”走在隊伍前面,孫德才的心一直懸著——晌午已過,溫度升高,腳下的暗冰可能融化成一個個冰窟。在高原駐守12年的老兵翟義凱清晰記得,那次巡邏他一個踉蹌,滑向冰窟……打那以后,連隊立起規矩——老兵探路,新兵緊跟。

      在這條路上巡邏10余年的老兵貢覺拉旺在前開路。不時有碎石滾落,大家將一條長繩系在每人腰間,齊心協力向頂峰沖刺。

      經過艱難跋涉,巡邏分隊抵達曲典尼瑪冰川。這一刻,汗水和著雪水浸濕作訓服。

      戰士們莊重地展開五星紅旗,國旗飄揚在雪峰之上。“邊關有我,請祖國放心!”這神圣的時刻,將深印在官兵的軍旅記憶中。

      海拔4590米

      西陲衛士挺立國門戰位

      ■劉慎 解放軍報特約記者 張強

      10月1日,在“西陲第一哨”斯姆哈納邊防連,一支巡邏隊,向著海拔4590米的某達坂點位進發。

      來到達坂山腳下,下士鄧云龍心頭一緊:通往達坂的小路緊貼崖壁修建。在平原地區長大的他,還從沒走過這么險的路。

      班長高成叮囑鄧云龍跟在自己身后。隨著海拔攀升,大家呼吸漸漸急促,雙腿像灌了鉛一般沉重,登山的步速明顯慢下來。

      最后的百米陡坡,是最難攀爬的一段。拿出預先準備好的繩索系在腰上,官兵們一個跟著一個向上爬,腳下不時有碎石滾落山崖。四級軍士長高成年底即將退伍,他主動申請參加這次巡邏任務。這是高成在邊防一線度過的第16個國慶節,而這是他軍旅生涯中第70次攀爬這個百米陡坡。

      走在隊伍前面,高成先小心翼翼邁出一只腳,踩實之后再抬另一只腳。在他身后,戰友們深一腳、淺一腳,踏著班長的腳印攀登。突然,下士朱運福腳下一滑,由于身體慣性徑直滑向崖邊。連長朱建全立即緊緊拽住他……一路攀爬,他們先后攻下多處險隘,最終抵達巡邏點位。

      描紅界碑、檢修監控設備……隨后,連長朱建全向團部報告點位情況。

      面向界碑,上等兵楊光昕在心里默默對遠方的媽媽說:“在國慶節守護祖國的界碑,我感到無上光榮!”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撸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