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zna05"><bdo id="zna05"><dl id="zna05"></dl></bdo></u>
  • <mark id="zna05"><div id="zna05"><u id="zna05"></u></div></mark>

  • <u id="zna05"></u>
    <source id="zna05"><input id="zna05"></input></source><b id="zna05"><address id="zna05"><dfn id="zna05"></dfn></address></b>
  • <sub id="zna05"><dl id="zna05"></dl></sub>
    <video id="zna05"></video>


      “共和國勛章”獲得者黃旭華——終生報國不言悔

      來源:人民日報作者:熊金超、馮國棟責任編輯:楊帆
      2019-10-04 11:12

      花白的頭發、和藹的笑容、溫和的言語……93歲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黃旭華(上圖。新華社記者熊琦攝)外表看起來樸實無華。

      作為第一代攻擊型核潛艇和戰略導彈核潛艇總設計師,黃旭華仿佛將“驚濤駭浪”的功勛“深潛”在了人生的大海之中。

      隱“功”埋名三十年

      “從一開始參與研制核潛艇,我就知道這將是一輩子的事業。”黃旭華說。

      1926年,黃旭華出生在廣東汕尾。上小學時,正值抗戰時期,家鄉飽受日本飛機的轟炸。海邊少年就此立下報國之愿。

      高中畢業后,黃旭華同時收到中央大學航空系和上海交通大學造船系錄取通知。在海邊長大的黃旭華選擇了造船。

      新中國成立初期,掌握核壟斷地位的超級大國不斷施加核威懾。

      上世紀50年代后期,中央決定組織力量自主研制核潛艇。黃旭華有幸成為這一研制團隊人員之一。

      執行任務前,黃旭華于1957年元旦回到闊別許久的老家。63歲的母親再三囑咐道:“工作穩定了,要常回家看看。”

      但是,此后30年時間,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父親直到去世也未能再見他一面。

      1986年底,兩鬢斑白的黃旭華再次回到廣東老家,見到93歲的老母。他眼含淚花說:“人們常說忠孝不能雙全,我說對國家的忠,就是對父母最大的孝。”

      直到1987年,母親收到他寄來的一本《文匯月刊》,看到報告文學《赫赫而無名的人生》里有“他的愛人李世英”等字眼,黃旭華的9個兄弟姊妹及家人才了解他的工作性質。

      與對家人隱姓埋名相比,黃旭華的愛人李世英承擔了更大壓力。忙時,黃旭華一年中有10個月不在家。結婚8年后結束兩地分居,李世英才知道丈夫是做什么的。

      “他生活簡單隨性,出去理發都嫌麻煩。后來,我買了理發工具學會理發,給他剪了幾十年。”李世英說。

      攻堅克難鑄重器

      核潛艇,是集海底核電站、海底導彈發射場和海底城市于一體的尖端工程。

      “當時,我們只搞過幾年蘇式仿制潛艇,核潛艇和潛艇有著根本區別,核潛艇什么模樣,大家都沒見過,對內部結構更是一無所知。”黃旭華回憶說。

      在開始探索核潛艇艇體線型方案時,黃旭華碰到的第一個難題就是艇型。最終他選擇了最先進、也是難度最大的水滴線型艇體。

      美國為建造同類型核潛艇,先是建了一艘常規動力水滴型潛艇,后把核動力裝到水滴型潛艇上。

      黃旭華通過大量的水池拖曳和風洞試驗,取得了豐富的試驗數據,為論證艇體方案的可行性奠定了堅實基礎。“計算數據,當時還沒有手搖計算機,我們初期只能依靠算盤。每一組數字由兩組人計算,答案相同才能通過。常常為了一個數據會日夜不停地計算。”黃旭華回憶說。

      核潛艇技術復雜,配套系統和設備成千上萬。為了在艇內合理布置數以萬計的設備、儀表、附件,黃旭華不斷調整、修改、完善,讓艇內100多公里長的電纜、管道各就其位,為縮短建造工期打下堅實基礎。

      用最“土”的辦法來解決最尖端的技術問題,是黃旭華和他的團隊克難攻堅的法寶。

      除了用算盤計算數據,他們還采取用秤稱重的方法:要求所有上艇設備都要過秤,安裝中的邊角余料也要一一過秤。幾年的建造過程,天天如此,使核潛艇下水后的數值和設計值幾乎吻合……

      正是這種精神,激勵黃旭華團隊一步到位,將核動力和水滴艇體相結合,研制出我國水滴型核動力潛艇。

      克己奉獻樂其中

      核潛艇戰斗力的關鍵在于極限深潛。然而,極限深潛試驗的風險性非常高。美國曾有一艘核潛艇在深潛試驗中沉沒,這場災難悲劇被寫進了人類歷史。

      在核潛艇極限深潛試驗中,黃旭華親自上艇參與試驗,成為當時世界上核潛艇總設計師親自下水做深潛試驗的第一人。

      “所有的設備材料沒有一個是進口的,都是我們自己造的。開展極限深潛試驗,并沒有絕對的安全保證。我總擔心還有哪些疏忽的地方。為了穩定大家情緒,我決定和大家一起深潛。”黃旭華說。

      核潛艇載著黃旭華和100多名參試人員,一米一米地下潛。

      “在極限深度,一塊撲克牌大小的鋼板承受的壓力是一噸多,100多米的艇體,任何一塊鋼板不合格、一條焊縫有問題、一個閥門封閉不足,都可能導致艇毀人亡。”巨大的海水壓力壓迫艇體發出“咔嗒”的聲音,驚心動魄。

      黃旭華鎮定自若,了解數據后,指揮繼續下潛,直至突破此前紀錄。在此深度,核潛艇的耐壓性和系統安全可靠,全艇設備運轉正常。

      新紀錄誕生,全艇沸騰了!黃旭華抑制不住內心的欣喜和激動,即興賦詩一首:“花甲癡翁,志探龍宮。驚濤駭浪,樂在其中!”

      正是憑著這樣的奉獻精神,黃旭華和團隊于1970年研制出我國第一艘核潛艇,各項性能均超過美國1954年的第一艘核潛艇。建造周期之短,在世界核潛艇發展史上是罕見的。

      1970年12月26日,當凝結了成千上萬研制人員心血的龐然大物順利下水,黃旭華禁不住熱淚長流。核潛艇一萬年也要搞出來的偉大誓言,新中國用了不到一代人的時間就實現了……

      幾十年來,黃旭華言傳身教,培養和選拔出了一批又一批技術人才。他常用“三面鏡子”來勉勵年輕人:一是放大鏡——跟蹤追尋有效線索;二是顯微鏡——看清內容和實質性;三是照妖鏡——去偽存真,為我所用。

      作為中船重工第七一九研究所名譽所長,直到今天,93歲的黃旭華仍然會準時出現在辦公室,為年輕一代答疑解惑、助威鼓勁……

      (新華社武漢9月23日電 記者熊金超、馮國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撸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