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zna05"><bdo id="zna05"><dl id="zna05"></dl></bdo></u>
  • <mark id="zna05"><div id="zna05"><u id="zna05"></u></div></mark>

  • <u id="zna05"></u>
    <source id="zna05"><input id="zna05"></input></source><b id="zna05"><address id="zna05"><dfn id="zna05"></dfn></address></b>
  • <sub id="zna05"><dl id="zna05"></dl></sub>
    <video id="zna05"></video>


      都挺好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孫振者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9-26 09:32

      姥姥今年88歲了,獨居在鄉下。兒女們想把她接到身邊盡孝,可她哪兒也不去。最近,她視力退化得厲害,大家約好一起去看她。我們到的時候,姥姥剛從外邊回來,正在全神貫注地往家門口的小坡邁步。

      姥姥家門口原來有個三級臺階。那次,姥姥從屋頂上掉下來,摔傷了腿,行動不便。舅舅就把臺階拆掉,用水泥抹了斜坡。舅舅說,老太太進門的時候,盡管走得慢,可她總堅持獨立走完。

      聽舅舅說,姥姥在醫院養傷的時候,經常念叨,她還沒見過外孫媳婦兒,可不能就這樣算了。這份念想讓姥姥變得異常堅強。手術疼,換藥也疼,她沒有呻吟半聲。在床上躺了大半年后,姥姥能架兩根拐杖挪動。現在,她可以拄著單拐去鄰居家串門了。

      “這次來咋不穿軍裝?”姥姥問我。

      “不能每次來都穿軍裝吧,您好好看看誰來啦!”

      姥姥曾經有過一個心愿:看我穿軍裝的樣子。實現這個愿望后,她又有一個心愿:看看未來的外孫媳婦。這一次,我帶了秀英一塊探望她。

      我拉著秀英來到姥姥身邊,掏出手機,三人拍了一張合影。我給姥姥看照片,問她:“哪個是你?”姥姥伸出干瘦的手指,顫抖著指向照片里的秀英說:“這個是我!”舅舅在一旁瞧見了,笑道:“原來最俊的那個是俺娘啊!”姥姥聽罷先是一愣,隨即也笑了。大家都笑了。

      以往告別之際,姥姥總是開玩笑地說:“都走,趕緊走!”然后把我們都“攆”出家門。但這次姥姥始終“看”著我與秀英。我們說:“姥姥,別出來了,快歇著吧。”姥姥還是努力地揮手,渾濁的瞳孔里充滿了不舍……

      姥姥的眼睛已經看不清東西了——我心里一陣難過。怔怔出神時,舅舅過來安慰我:“都挺好的,放心走吧!老太太身體還硬朗,她對命運也固執著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撸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