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zna05"><bdo id="zna05"><dl id="zna05"></dl></bdo></u>
  • <mark id="zna05"><div id="zna05"><u id="zna05"></u></div></mark>

  • <u id="zna05"></u>
    <source id="zna05"><input id="zna05"></input></source><b id="zna05"><address id="zna05"><dfn id="zna05"></dfn></address></b>
  • <sub id="zna05"><dl id="zna05"></dl></sub>
    <video id="zna05"></video>


      楊家的餃子與茶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明頤 趙 奎 陳文龍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9-26 09:33

      冬日里,水汽氤氳,一個個餃子下了鍋。在楊媽心中,只有皮薄餡大的餃子才是對在外的孩子們最好的慰藉。

      老屋菜園子的雜草清理了許多,來年可以種些果蔬。楊爸又從老屋附近的古井里打了兩桶水,回家泡一壺好茶。

      獎章證書碼放整齊、換上剛剛洗凈的軍裝,李代兵動身踏上旅程。

      站在檢票口前,李代兵從口袋里翻找出車票,干凈平整的票面上印有“萊蕪”的字樣。早在兩個多月前,他就打定主意:今年休假去山東,陪楊爸楊媽過年。

      北方的冬天總是蕭瑟,列車疾馳著,李代兵盯著車窗外,看著一根又一根電線桿飛過。

      熟悉的鈴聲響起,是楊媽。

      “代兵,上次你在電話里就說想吃茴香餡餃子,這次媽多包些,讓你一次吃個夠。”

      “媽,我已經在車上了。還有1個小時到家。”

      電話那頭的楊媽,語氣里掩飾不住欣喜,連連稱“好”,叮囑李代兵注意安全。

      掛斷電話,李代兵又看向窗外。幾年前,也有一個親兄弟般的人,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對自己說:“咱媽包的茴香餡兒餃子最好吃,等回家了哥帶給你。”

      冬日的暖陽慵懶地照著,巒疊的屋宇在寒霧中淡去了層次。“楊爸”楊洪成和“楊媽”鄭孝花常常在上午出門散步。有時候,二老也會帶著孫子楊一鳴去公園里遛彎。這天,李代兵要回來,二老哪都沒去。

      一間不算太大的屋子里,日光灑在陽臺上。小一鳴在陽臺上擺弄著自己的“大炮”“飛機”。廚房里,楊媽和兒媳鄒麗娜早早開始忙活午飯。楊媽左手掌心攤放好一張餃子皮,右手用指尖蘸上一點清水,在餃子皮周圍抹上一圈,餃子皮對折,右手大拇指和食指用力在餃子皮邊緣的左右兩邊各捏一下,十指協力捏緊中間部分,一個皮薄餡大的水餃大功告成。

      “老楊,你去外邊看看代兵到了沒有?”楊媽手里的活沒閑著,嘴上卻催了楊爸一遍又一遍。

      楊爸身上的棉襖剛脫下,又穿好,向外走去。

      “爸媽,嫂子,一鳴,我回來了。”李代兵憨笑著張開雙臂,楊爸楊媽被他擁入懷中,小一鳴也從陽臺上跑過來,拉著媽媽鄒麗娜,樂得直蹦高。

      “媽,我給您買的圍巾,您圍上試試,大紅色的,喜慶!”回家前,李代兵想起前些天楊媽在電話里說起受了寒,特地去商場買了一條圍巾。李代兵把圍巾細細包裹在楊媽的脖頸上,把圍巾四周露出的邊角仔細掖緊。鏡子前,身穿軍裝英姿颯爽的李代兵倚靠在楊媽身旁。在紅色圍巾的映襯下,楊媽臉上的皺紋似乎被撫平了幾分。

      “代兵叔叔,我的禮物呢?”小一鳴仰著頭問李代兵。

      “當然有你的禮物,小帥哥!” 李代兵變戲法似的從背后掏出一支玩具槍。小一鳴樂不可支,接過玩具槍,麻利地換上了先前定做的綠迷彩。

      “叔叔,快看,我帥嗎?”小一鳴手握“鋼槍”、身穿迷彩。

      “一鳴,還記得叔叔以前教你的軍歌嗎?”小一鳴毫不怯場,齊整地戴好小軍帽,大方唱起了《強軍戰歌》。

      “聽吧新征程號角吹響,強軍目標召喚在前方,國要強我們就要擔當……”

      一鳴的嗓音稚嫩,卻不失剛強。恍惚間,李代兵好像從小一鳴的身上看到了他的父親楊樹朋的模樣。

      3年前,“楊根思連”接到命令赴南蘇丹執行維和任務。作為連隊第一黨小組組長,四級軍士長楊樹朋第一個向連隊遞交了請戰書。

      2016年7月,楊樹朋執行警戒任務時遇襲,經搶救無效,犧牲在維和戰場上。

      還有不到5個月,他就可以回家與父母妻兒團聚。

      “餃子起鍋,飯菜上桌。”楊媽吆喝的聲音從廚房傳出來,李代兵的思緒被打斷。

      聽說李代兵要來,楊媽特意多加了幾個菜,整個上午都在廚房里忙活。

      瞅著餃子上桌,李代兵不顧餃子滾燙,用手捏了一只擱進嘴里,一邊燙得直哈氣,一邊不住地夸餃子好吃。

      “媽,下次回家我還想吃餃子。”李代兵湊到楊媽的耳邊說。

      楊媽的手拍拍李代兵的背說:“好,你啥時候回家,咱就啥時候包。”

      楊爸愛喝茶,平日里喜歡沏上一壺茶慢慢品飲。沏茶用的水是從老屋附近的那口水井里打來的。

      老屋位于萊蕪市鋼城區八大莊村,楊家人以前生活在那里。

      每逢周末,楊爸總會騎上摩托車,帶上兩個大白桶,去井邊打水。在他眼中,只有那里的水才足夠清甜,配得上一壺新茶的滋味。

      這次趕上李新銘休假,楊爸就帶上他一起去井邊打水。

      打完井水,楊爸帶著李新銘去了老屋附近的一片菜地。枯黃的雜草成片地躺倒在菜地里,楊爸告訴李新銘,楊樹朋走后,一家人搬離了老屋,菜園子再沒有來打理過。

      李新銘清楚地記得那天,得知楊樹朋犧牲在異國他鄉,還在家中休假的自己當場崩潰,號啕大哭。

      新兵連的三個月里,李新銘的班長帶兵嚴格。每回挨了批,李新銘總是一個人躲在角落里偷偷抹眼淚。那時候,楊樹朋常把他拉到身邊,和他聊生活、談理想,幫助他很快適應了新兵連的生活。入伍至今已有7年,李新銘早已不再是當年遇到困難就哭鼻子的青澀少年。

      寒來暑往,時節更替。李新銘仿佛看到,彼時的楊家父子總能在這片不大的地界里尋到不同的樂趣。春天,萬物萌發,在園子里播撒瓜果苗種,期待生命的孕育;夏天,在樹蔭下吃上幾口甜涼的瓜果,舒適愜意……

      帶上鋤頭、背上鍬,楊爸與李新銘兩人掀動泥土。大汗淋漓過后,園子里的雜草被清理掉。“等春天了,咱們把園子拾掇拾掇,再種上些水果蔬菜……”李新銘陪伴在側,楊爸一個人說著。

      那次回家,李新銘還帶來了一份“楊根思連”全體官兵準備的特殊禮物——連隊官兵拍攝的一段視頻。

      “祝爸爸、媽媽、嫂子、一鳴,新春快樂、身體健康……”官兵略顯稚嫩的笑臉出現在畫面中,楊爸和楊媽笑容欣慰。

      送楊樹朋走的那天,駐地的天色陰沉,營區里100多名迎接英雄歸來的官兵站立兩側,敬禮致意。楊樹朋親人的一顆顆淚珠,分明是一塊塊棱角分明的鐵錠,狠狠砸在“楊根思連”每一位官兵的心上。

      “王震、文海地、李代兵、李新銘……”楊爸楊媽與楊樹朋的好戰友們緊緊相擁。兩位老人失去了自己的骨肉,又增添了許多相識不久的至親。

      年過完了,楊爸的生日將至。正趕上休假,王震和文海地乘火車趕到楊家。

      “爸,許個愿吧。”燭火搖曳,一家人團圓在桌前的身影,透出一種肉眼可見的溫暖。

      “那我就許個愿,祝愿咱家里每個人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孩子們有空就常回家看看。”幾句樸素溫暖的許愿詞說罷,楊爸和楊媽的眼中閃爍著點點光亮。

      餃子出鍋,升騰而出的水汽在燈光下愈顯溫熱。

      楊媽一個勁兒往王震和文海地的碗里夾餃子,“明天我再包些,你們也給連隊的孩子們帶上嘗嘗”。

      時空流轉,深情未變。

      題圖制作:孫 鑫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撸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