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zna05"><bdo id="zna05"><dl id="zna05"></dl></bdo></u>
  • <mark id="zna05"><div id="zna05"><u id="zna05"></u></div></mark>

  • <u id="zna05"></u>
    <source id="zna05"><input id="zna05"></input></source><b id="zna05"><address id="zna05"><dfn id="zna05"></dfn></address></b>
  • <sub id="zna05"><dl id="zna05"></dl></sub>
    <video id="zna05"></video>

      搜索

      人民是主人

      來源:《求是》2019/19 發布:2019-10-04 11:05:30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1949年10月1日,開國大典。面對天安門廣場上排山倒海、激昂振奮的人民群眾,毛澤東主席高呼:人民萬歲!

      201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典。面對經歷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歷史飛躍的中國人民,習近平總書記高呼:“偉大的中國人民萬歲”!

      這一晚,絢爛多姿、流光溢彩的天安門廣場上,帶有“人民萬歲”字樣的煙火在夜空璀璨綻放,天地交相輝映,鋪展出輝煌盛世圖景,標示著70年來我們黨始終堅持人民主體地位,“人民”這兩個字深深地銘刻在新中國的根基上,給人以強力的震撼。

      2019年10月1日上午,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在盛大的閱兵儀式后,是以“同心共筑中國夢”為主題的群眾游行。游行分“建國創業”、“改革開放”、“偉大復興”3個篇章,10萬名群眾、70組彩車組成36個方陣和3個情境式行進,構成浩大盛世畫卷。圖為“當家作主”方陣中,彩車的巨型雕塑再現了“人民代表意氣風發步出人民大會堂”的經典場景。 視覺中國供圖

      70年前,“從前對于政治不愿聞問”的北平輔仁大學校長、著名歷史學家陳垣以自己的耳聞目睹和內心感懷,寫下了這樣的文字:“解放后的北平,來了新的軍隊,那是人民的軍隊;樹立了新的政權,那是人民的政權;來了新的一切,一切都是屬于人民的。我活了七十多歲的年紀,現在才看到了真正人民的社會,在歷史上從不曾有過的新的社會。”“這不同于以前的改朝換代,的確是歷史上空前的、翻天覆地的大變革。”

      人民是主人,一切都是屬于人民的,這是中國人民多少歲月以來夢寐以求的理想。建立一個人民當家作主的新社會,是中國共產黨自成立之日起就為之奮斗的不懈追求。

      旭日東升,朝霞滿天紅。28年的奮斗犧牲,終于迎來了人民共和國巨輪莊嚴啟航。翻身得解放做主人的中國人民將從何處著手建設自己的新國家新社會?中國共產黨為保證人民當家作主將搭建起什么樣的“四梁八柱”?

      中國共產黨人沒有辜負人民的期望,團結帶領人民進行了保證人民當家作主的偉大制度創造,建立并鞏固發展了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國體、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政體、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基層群眾自治制度等一套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政治制度。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這樣一套制度安排,能夠有效保證人民享有更加廣泛、更加充實的權利和自由,保證人民廣泛參加國家治理和社會治理;能夠有效調節國家政治關系,發展充滿活力的政黨關系、民族關系、宗教關系、階層關系、海內外同胞關系,增強民族凝聚力,形成安定團結的政治局面;能夠集中力量辦大事,有效促進社會生產力解放和發展,促進現代化建設各項事業,促進人民生活質量和水平不斷提高;能夠有效維護國家獨立自主,有力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維護中國人民和中華民族的福祉。”

      70年來,中國大地發生的歷史巨變充分證明:這是我們黨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際相結合建立的能有效保證億萬人民當家作主的新型國家制度,是新中國70年之所以能夠創造出經濟快速發展、社會長期穩定奇跡的制度保障,越來越顯示其無比的優越性和強大的生命力,為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提供了全新選擇,為人類探索建設更好社會制度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

      人民當家作主的堅實根基

      北京西郊的香山,草木葳蕤、生機盎然,新中國從這里走來。

      2019年9月12日,新中國70華誕前夕,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這里重溫光輝歷史,激揚革命斗志,展望光明前景。雙清別墅、來青軒、香山革命紀念館……總書記看得認真,問得仔細,堅定地說:歷史充分證明,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不僅善于打破一個舊世界,而且善于建設一個新世界。展望未來,中國的發展前景無限美好。

      “雄雞一唱天下白。”70年前的3月23日,毛澤東等人率領中共中央機關離開西柏坡前往北平,香山成為黨中央所在地。這里見證了“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的偉大號角,見證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的擬定起草,新中國國體在這里初步確立,建設新中國的宏偉藍圖在這里一筆一筆地描繪出來。

      早在1940年的《新民主主義論》中,毛澤東就對未來新中國的國體有過深刻的思考:中國無產階級、農民、知識分子和其他小資產階級,乃是決定國家命運的基本勢力,他們必然要成為中華民主共和國的國家構成和政權構成的基本部分,而無產階級則是領導的力量。

      毛澤東關于新中國國體的這一主張,反映了全國人民的意愿,在具有臨時憲法性質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中得到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為新民主主義即人民民主主義的國家,實行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團結各民主階級和國內各民族的人民民主專政”。這就再清楚不過地宣示:幾千年中國歷史上,最廣大人民第一次掌握了自己的命運,成為人民共和國的主人。

      人民當家作主的國體,在今天有些人的眼中,也許只是一個普通的政治名詞,但透過歷史的風雨方知人民民主政權來之維艱。

      在新中國成立前,近代中國的民主訴求曾在專制的荊棘和泥濘中掙扎蹣跚了百年。1840年鴉片戰爭后,中國一批先進的知識分子曾經積極地向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尋求民主的出路。1911年,孫中山領導辛亥革命,推翻了中國幾千年的封建專制制度,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共和政體——中華民國,然而卻落得了“無量金錢無量血,可憐購得假共和”的結果。那些標榜“民主、自由、人權”的帝國主義列強,對貧弱的中國只是趁火打劫,進行侵略和掠奪。這一切令中國的有識之士對他們的制度大失所望,資產階級共和國的方案,在中國人民的心中,徹底破了產。

      在中國的大地上,應該建立一個什么樣的民主政權,能夠讓最廣大人民翻身解放、當家作主?中國共產黨人拿起了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武器。從“工農民主”、“人民民主”到“新民主主義”,從農民協會、工農兵代表蘇維埃、參議會到各界人民代表會議,中國共產黨探索建設人民當家作主新社會的腳步一刻不停。

      “我們政權的階級性是這樣:無產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但不是僅僅工農,還有資產階級民主分子參加的人民民主專政。”1948年9月,在西柏坡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毛澤東對新中國的國體有了明確的擘畫。他還特別強調:我們是人民民主專政,各級政府都要加上“人民”二字,各種政權機關都要加上“人民”二字。

      1954年,1982年,在人民共和國前行的道路上,這樣的年份注定具有不同尋常的歷史意義。1954年9月召開的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通過了此前經過全國人民廣泛討論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把我國國體確立為“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國家”。1982年12月,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中國的國體在憲法中得到明確規定。

      中國共產黨和中國人民,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航程中,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具體實際結合起來,闖出了一條人民民主新路。

      人民當家作主的最高實現形式

      在太行山深深的褶皺里,有一個叫西溝的小山村,這是剛剛榮獲共和國勛章的申紀蘭的家鄉。她家里有兩面照片墻,將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發展的偉大歷程和恢弘圖景徐徐展開。從一屆到十三屆,從辮子上扎著蝴蝶結的25歲,到皺紋爬額卻依然矍鑠的90歲,申紀蘭被稱為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活化石”。

      65年,這是怎樣的一種制度能讓一位普通農民一直站在國家政治舞臺的中央,代表人民行使當家作主的權力?

      習近平總書記在慶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成立6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在中國實行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中國人民在人類政治制度史上的偉大創造,是深刻總結近代以后中國政治生活慘痛教訓得出的基本結論,是中國社會100多年激越變革、激蕩發展的歷史結果,是中國人民翻身作主、掌握自己命運的必然選擇。

      在“民主法治”方陣彩車上,人民大會堂五星穹頂造型星光燦爛,《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莊嚴神圣,金色大手托起的,是我們共同捍衛人民民主的決心,是我們共同捍衛憲法法律尊嚴的承諾。圖為2019年國慶群眾游行中的“民主法治”方陣。 新華社記者 劉瀟/攝

      歷史,生動地詮釋了習近平總書記講的這個偉大創造的深刻含義。

      辛亥革命后,中國曾一度效法歐美資產階級國家實行所謂的議會制、“三權分立”。結果,都是政客愚弄百姓的騙人把戲。加入過同盟會的董必武對此有過一段入木三分的形象揭露:“舊民主主義的議會制度是資產階級中當權的一部分人容許另一部分的少數人,所謂反對派,在會議講臺上去說空話,而當權者則緊握著行政權柄,干有利于本身統治的事情。這是剝削階級在廣大人民面前玩弄手腕、分取贓私,干出來的一種騙人的制度。”如此這般的騙人把戲,使得歐美資產階級國家的議會制、“三權分立”在近代中國的實際生活中名聲敗壞,連許多原先熱衷于這種制度的知識分子也紛紛大失所望:“政治的貪污,選舉的把持,真是史不絕書”。

      正是在中外歷史經驗的比較總結中,中國共產黨人認為,新中國不能搞西方式的議會制和“三權分立”,而采用與國體相適應的政權組織形式,實行民主集中制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1948年9月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對于即將建立的新中國采用什么樣的政體,曾有過一番討論。毛澤東說:“我們政權的制度是采取議會制呢,還是采取民主集中制?過去我們叫蘇維埃代表大會制度”,“現在我們就用‘人民代表會議’這一名詞。我們采用民主集中制,而不采用資產階級議會制。議會制,袁世凱、曹錕都搞過,已經臭了”。1949年召開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代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職權,會議通過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明確:新中國的政體為人民代表大會制度。

      這是一種全新的制度。在中國歷史上,還沒有一種制度像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一樣,能夠讓全國絕大多數人民享受這樣充分的民主和廣泛地參與國家事務的管理。

      1949年9月,著名社會學家費孝通教授在參加完北平各界代表會議后慨然寫下這樣一段文字:“我踏進會場,就看見很多人,穿制服的,穿工裝的,穿短衫的,穿旗袍的,穿西服的,穿長袍的,還有一位帶瓜帽的——這許多一望而知不同的人物,而他們會在一個會場里一起討論問題,在我說是生平第一次。這是什么意思呢?我望著會場前掛著大大的‘代表’兩字,不免點起頭來。代表性呀!北平住著的就是這許多形形色色的人物……試問英美那一個議會能從普選中達到這樣高度的代表性呢?”

      1953年3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公布實施新中國第一部選舉法。申紀蘭正是憑著在全國首倡“男女同工同酬”,當選了全國人大代表。

      1954年9月15日,從海濱到草原,從高原到綠洲,1000多顆激動的心向北京匯聚,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位于中南海的懷仁堂開幕。9月20日,出席會議的1200多名全國人大代表投票,全票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

      老舍先生說:當我一拿到那張紅色的選票,我的心差不多要跳了出來。我投了票,看看前后左右的人,他們的眼里也含著淚。

      憲法明確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力屬于人民。人民行使權力的機關是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地方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政治制度——人民代表大會制度從此建立。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這樣一個有5000多年文明史、幾億人口的國家建立起人民當家作主的新型政治制度,在中國政治發展史乃至世界政治發展史上都是具有劃時代意義的。

      有人問申紀蘭,從一屆到十三屆,哪一屆最好?申紀蘭回答,一屆比一屆好,芝麻開花節節高。65年的實踐充分證明,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符合中國國情和實際、體現社會主義國家性質、保證人民當家作主、保障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好制度。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在中國,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保證人民當家作主,保證國家政治生活既充滿活力又安定有序,關鍵是要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有機統一的根本制度安排。”

      人民領袖人民選,人民領袖人民愛。65年來,從投票選出“毛主席”,到投票選出“習主席”,申紀蘭的農民身份從未改變。人民代表大會制度之所以具有強大生命力和顯著優越性,關鍵在于它深深植根于人民之中。仔細查閱申紀蘭在歷屆全國人大會上的議案、建議,令人震撼。據不完全統計,從五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以來,由申紀蘭領銜或附議的議案、建議有420余件,每一件都是沉甸甸的,一條條都不斷得到采納和兌現。

      植根于人民群眾,代表最廣大人民群眾,中國各族人民通過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牢牢地把國家和民族的前途命運掌握在自己手里。

      人民當家作主的實現形式不斷豐富

      從決定國家根本性質和國家政權的構成形式,到確立基本政治制度,在中國共產黨人對新中國的政治制度設計中,人民當家作主從來都是決定性要素。

      ——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1949年9月21日晚,中南海懷仁堂,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的巨幅會標,告訴人們一個新的開始:人民政協制度誕生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誕生了。

      在新政協的籌備、召開過程中,中國共產黨與各民主黨派及民主人士平等協商、合作共事,大家一律平等、共同召集,這與國民黨一黨專政時期的舊政協形成了鮮明反差。應毛澤東和周恩來的鄭重邀請,北上參加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的宋慶齡在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真誠地發言:“我們達到今天的歷史地位,是由于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這是唯一擁有人民大眾力量的政黨。”新政協選舉產生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初步確立。

      新中國成立后,有的民主黨派人士擔心進入社會主義社會,民主黨派還能否存在,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還能否堅持。對于上述疑慮,1956年4月,毛澤東在《論十大關系》中給予鮮明回答:“究竟是一個黨好,還是幾個黨好?現在看來,恐怕是幾個黨好。不但過去如此,而且將來也可以如此,就是長期共存,互相監督。”改革開放以后黨中央進一步明確人民政協的性質、任務、主題、職能,推動人民政協性質和作用載入憲法,把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確立為我國的一項基本政治制度。

      尋求最大公約數,畫出最大同心圓。在中國社會主義制度下,有事好商量、眾人的事情由眾人商量,找到全社會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約數,是人民民主的真諦。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各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積極參政議政。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協商民主是黨領導人民有效治理國家、保證人民當家作主的重要制度設計,同選舉民主相互補充、相得益彰。”協商民主是我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作為協商民主的主渠道,人民政協堅持團結和民主兩大主題,服務黨和國家中心任務,在國家政治生活和社會生活中發揮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從論證三峽工程到取消農業稅,從設立教師節到高考日期提前,從大氣污染治理到脫貧攻堅戰,一系列對國家發展和人民生活產生重要影響的政策出臺背后,無不體現著政協委員履職為民的時代特點和民生情懷。

      70年風雨同舟、攜手奮進寫就這樣的華章: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這一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和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的偉大政治創造,是從中國土壤中生長出來的新型政黨制度。

      ——民族區域自治制度。1936年10月,有著600多年歷史的寧夏同心城清真大寺內彩旗招展,西征紅軍幫助同心人民在這里建立了我國歷史上第一個縣級回民自治政權——陜甘寧省豫海縣回民自治政府。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在《紅星照耀中國》中寫道,這是他在寧夏看到的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1947年5月,從茫茫草原生長出我國首個省級民族自治區——內蒙古自治區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宣告成立。兩年多后,1949年9月,具有臨時憲法性質的《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規定:各少數民族聚居的地區,應實行民族的區域自治。1954年制定的新中國第一部憲法,又以根本大法形式將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確定下來。

      隨著全國5個民族自治區和各自治州、自治縣的先后成立,從無垠草原到蒼茫大漠,從巍巍長白到邊關南陲,民族區域自治在少數民族聚居的地方全面施行。2019年9月2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民族團結進步表彰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我們黨創造性地把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同中國民族問題具體實際相結合,走出一條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確立了黨的民族理論和民族政策,把民族平等作為立國的根本原則之一,確立了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各族人民在歷史上第一次真正獲得了平等的政治權利、共同當家做了主人,終結了舊中國民族壓迫、紛爭的痛苦歷史,開辟了發展各民族平等團結互助和諧關系的新紀元。

      56個民族56枝花,56族兄弟姐妹是一家。“民族團結”方陣的各族群眾,手拉手,載歌載舞。彩車上“石榴瓶”光彩奪目,各民族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血脈相連,風雨同舟。圖為2019年國慶群眾游行中的“民族團結”方陣。 新華社記者 李曉果/攝

      70年來滄海桑田、波瀾壯闊,從被確定為基本政策,到以憲法為基礎和以民族區域自治法為主干的民族法制體系不斷完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作為國家一項基本政治制度,保障著中華民族大家庭里的各民族共享當家作主的榮光和尊嚴。少數民族的面貌、民族地區的面貌、民族關系的面貌、中華民族的面貌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歷史性巨變。

      實踐證明,只有中國共產黨才能實現中華民族的大團結,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能凝聚各民族、發展各民族、繁榮各民族。

      一部中國史,就是一部各民族交融匯聚成多元一體中華民族的歷史,就是各民族共同締造、發展、鞏固統一的偉大祖國的歷史。中華民族多元一體是先人們留給我們的豐厚遺產,也是我國發展的巨大優勢。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的強大生命力,就在于從民族問題的基本國情出發,堅持各民族無論大小一律平等原則,使各民族凝結成牢不可分的命運共同體。

      中華民族是一個大家庭,一家人都要過上好日子。“幫助各少數民族地區加速經濟和文化的發展”的憲法宣言,動人心弦。

      時間帶來的是巨變,帶不走的是手足相親的情誼。

      “天上星星數不清,阿尼帕一家做的好事就像天上的星星。”新疆維吾爾族老人阿尼帕收養漢、回、維吾爾、哈薩克4個民族10個孤兒的故事書寫了天山南北民族團結的感人篇章。2019年,80歲的阿尼帕老人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圓了自己一心跟黨走、維護民族團結的入黨夢。

      ——基層群眾自治制度。習近平總書記曾說過,民主精神的培育、民主素質的鍛煉、民主實踐的操作,都是在基層產生、在基層發展、在基層得到檢驗的。我國基層群眾自治制度的探索歷程正是這一論述的生動寫照。

      1979年,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改革的春風吹到了廣西河池市合寨村,實行分田到戶后,村民的生產積極性被極大調動起來,農業生產得到快速發展。但同時,原有生產隊管理體制也成了“空架子”。管理一渙散,村里村外的問題和矛盾也多了,群眾意見很大。

      許多歷史性創造往往產生于不經意中。韋煥能,當年的合寨村果作屯第一生產隊隊長,2018年被黨中央、國務院授予“改革先鋒”光榮稱號。韋煥能想不到,39年前,自己和幾名村干部組成的村民委員會,竟然開創了中國村民自治的先河。1980年2月5日晚,他召集其他5名生產隊干部商量,提出建立新的管理組織和選舉村領導班子的構想。大家一聽,紛紛同意。翌日,村民們在一棵幾人合抱的大樟樹下召開了全村大會,揭開了中國農民“直接行使民主權利,依法辦理自己的事情,創造自己的幸福生活”的歷史序幕。根據投票結果,韋煥能當選第一任村民委員會主任。選出來的機構叫什么名稱?韋煥能與干部們合計:城市里有居委會,我們是農村,應該叫村民委員會。1982年12月通過的憲法明確把我國農村基層群眾性自治組織確定為村民委員會。

      我國是農業大國,占人口多數的農民直接行使民主權利,就是將人民當家作主的民主制度真正落到了實處。幾十年來,合寨村通過村民自治,陸續解決了用電、通自來水、修建校舍、道路硬化、修葺水渠、安裝閉路電視等民生問題。村民委員會先后經歷多次換屆,始終保持著高透明度。這個寧靜村落的先行探索告訴人們,在黨的領導下的基層群眾自治制度,是社會主義民主在農村的有效實現形式。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不斷完善基層民主制度,把黨的領導貫穿基層群眾自治機制建設全過程、各方面,確保基層民主建設始終沿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前進。

      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矛盾不上交。“楓橋經驗”歷經時代淬煉愈發光彩,這其中凝結著中國共產黨人帶領人民對于基層治理的不懈探索。1963年11月,毛澤東親筆批示要各地學習“楓橋經驗”。2003年,習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時,明確提出要充分珍惜、大力推廣、不斷創新“楓橋經驗”。10年后,他又作出重要指示,要求把“楓橋經驗”堅持好、發展好。新時代的“楓橋經驗”正是在“變”與“不變”的堅持和發展中,讓基層群眾自治之花芬芳四溢。

      70年前,毛澤東在開國前夕豪情滿懷地說:中國人民將會看見,中國的命運一經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國就將如太陽升起在東方那樣,以自己的輝煌的光焰普照大地,建設起一個嶄新的強盛的名副其實的人民共和國。

      70年后,習近平總書記飽含深情地講:共和國大廈就是這樣一塊磚一塊瓦建成的。

      中國很自信,有雄心向前奮斗,一步一步往前走。中國自信的根基在人民,人民是這個國家的主人,人民有無窮無盡、無難不克的主人翁力量!有了這樣的力量,什么人間奇跡都能夠創造出來!

      責任編輯:楊凡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659x.com域名使用側邊欄!
      撸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