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 id="zna05"><bdo id="zna05"><dl id="zna05"></dl></bdo></u>
  • <mark id="zna05"><div id="zna05"><u id="zna05"></u></div></mark>

  • <u id="zna05"></u>
    <source id="zna05"><input id="zna05"></input></source><b id="zna05"><address id="zna05"><dfn id="zna05"></dfn></address></b>
  • <sub id="zna05"><dl id="zna05"></dl></sub>
    <video id="zna05"></video>


      請祖國檢閱丨備份飛行員:我在直播鏡頭看不到的地方,圓滿完成受閱任務

      來源:中國之聲國防時空作者:王苗 徐凱悅 喬夢 董琪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9-10-03 23:42

      他們,是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

      閱兵隊伍中的一員。

      他們駕駛的飛機

      叫做“備份機”。

      什么叫做備份機?

      簡而言之,就是在閱兵當天,

      你不會在天安門上空看到他們駕駛的飛機。

      他們在正式受閱當天,

      駕駛飛機跟在正式受閱梯隊的后面,

      正式受閱梯隊正常,

      他們在指定點,退出閱兵編隊,返航!

      他們,好像是那個

      永遠不會被大家記住的“第二名”;

      也像是很扛打的拳擊手陪練;

      更像一個隨時要轉正的“備胎”。

      聽起來確實“挺慘”,

      但是他們,

      是能力和經驗都很豐富的“不二人選”。

      隨時都能上,左右都能飛。

      飛“備份機”,一般人還真干不了。

      有人叫他們“幕后英雄”,

      有人稱呼他們為“最美返航”。

      今天,讓我們走近他們,

      深入了解一下吧。

      四次閱兵,三次備份的責任擔當

      金濤,現任海軍航空兵某團團長,海軍特級飛行員,安全飛行5000余小時,飛過11種機型,先后4次參加閱兵任務。在本次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任務中,擔任海上巡邏機梯隊第二中隊備份長機機長。

      “備份機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會使用,但我希望永遠沒有特殊情況。”金濤說道。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將是他第3次“最美返航”。

      “最美返航”的背后,少不了辛勤的汗水和付出,更有勇于奉獻的精神。

      2015年初,金濤第1次以備份機機長的身份,被選拔參加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任務。雖然是備份機機長,但他依然倍感光榮,積極準備。當時,運八型飛機“品”字型編隊沒有經驗可尋、沒有經驗可以借鑒,金濤和大家一起夜以繼日地進行理論驗證、地面模擬、空中實踐,攻克了十余個技術難題,圓滿完成了編隊任務,實現了運八型飛機“品”字型編隊的7個首次。編隊實現的飛機間距至今仍是航空兵部隊同類型飛機編隊的最小間距。

      2018年年初,金濤第2次以備份機機長的身份參加南海大閱兵任務,而當時又恰值該團開始進入新大綱施訓階段。面對這一情況,金濤再次向困難發起挑戰,他一邊認真進行閱兵訓練,一邊系統總結梳理單位面臨的戰訓任務矛盾問題,閱兵場上當配角,練兵場上作主角。完成閱兵任務后,金濤以身作則,率先飛高難課目、率先飛復雜天氣,帶領所有飛行員,按時完成了新大綱補差訓練,并同步完成首次成建制轉場機動至陌生地域執行多軍兵種聯合演習、多機型接替改裝。

      本次閱兵任務,金濤又以備份長機機長的身份參加。雖然5年來他先后4次參加閱兵任務,有3次作為備份,但他始終初心不改。他說:“軍人必須有擔當,能夠參加此次閱兵任務,是我一生的榮耀。”

      飛編隊難!飛行員心理鍛煉很重要

      劉志民,海軍航空兵某團飛行大隊長,安全飛行2300余小時,常飛反潛巡邏機、技術偵察機等機型。

      大飛機飛編隊是有一定挑戰性的。主梯隊的僚機,不管是左僚機還是右僚機,一旦有問題需要退出,作為僚機的備份,左邊、右邊都要頂上,都要會飛。飛行員需要適應不同的駕駛操作習慣。

      反潛巡邏機備份僚機機長劉志民,一開始心理壓力很大。“飛編隊,像開車,一開始總怕撞到前面的車上去。大飛機成員比較多,飛行員空中防相撞這個觀念比較強。我們平時練編隊穿云,剛開始的時候,如果長機一進去,在云中一秒鐘,你會覺得時間很長,‘怎么還看不見長機?’就是這種心理,老想往外撤,跟它保持安全的距離。”

      飛編隊入云,首先要知道云的大概性質,不能進危險天氣。“積雨云里面,會下大暴雨或有冰雹、閃電,這種危險天氣不能進。一旦選擇進入,肯定是長機機長判斷到里面沒有危險天氣。而且進去之后,不會長時間看不到長機,機組之間充分信任。”劉志民說道。

      如何在復雜氣象下保持編隊不變?心理鍛煉很重要。劉志民說:“海南的云稍微多一點,我們有時候專門照著云去練心理。因為進云之后,長機肯定不會亂改變狀態,航向是不動的,所以我們要堅信他不動我們也保持入云前的狀態,出云之后也不會變。如果在云里時間再長,我們就要疏開,保證安全,等出云之后再保持標準隊形,其實這就是一個心理鍛煉的過程。”

      身體和靈魂,都在努力戰斗

      劉波,陸航某旅直升機營營長,安全飛行時長3900多小時。

      劉波,參加過兩次閱兵,在此次閱兵任務中,擔任陸航突擊梯隊二號機,及突擊梯隊長機備份機。“我在直升機梯隊里的第二個梯隊,直升機的第一個梯隊叫護旗梯隊,第二個是陸航突擊梯隊,我擔負著整個梯隊21中隊里面的二號機,同時還擔負著我們整個梯隊的梯隊長機的備份機,也就是梯隊長機如果有情況的話,我要頂替擔任咱們梯隊的梯隊長機。”

      梯隊長機,可以說是一個梯隊的靈魂,在整個實施過程當中,要帶領著整個梯隊的所有飛機,準確通過受閱點上空。受閱的過程中可能出現的情況處置,空中和地面的協同,都需要由梯隊長機來實施。“長機是由我們梯隊的梯隊長,我們旅長來擔任的。我作為備份機,主要還是備份的作用。我們旅長需要對整個突擊梯隊里的所有機型,包括所在的位置、有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都要牢記于心,熟悉每一個機型的處置方法,必須安全無誤、準確無誤地帶領大家通過受閱點。對梯隊長機的飛行知識和其他儲備的要求含量,要比梯隊里任何一個位置都要多得多。作為一個僚機,站好自己的位就可以了。”劉波說道。

      2018年底,劉波被醫院確診為甲狀腺乳頭狀腺癌,三十幾歲的他拿著自己的病理結果,楞了好久。從年齡上,方方面面上,他都不相信自己會得這個病。而面對2019的閱兵任務,他想,也許這是自己最后一次參加了,無論自己面前的有多么大的困難,一定要去克服。

      醫院給劉波進行了正常的開飛前的常規檢查,手術也很成功。1月16日手術,3月25日,本場閱兵第一場開飛訓練,劉波就已經回來參閱了。

      閱兵訓練是一個壓力、強度都很大的訓練,手術后回來訓練的劉波,身體承受著很大的挑戰。“那么多架飛機精準度要求很高,再加上在高溫高濕的天氣下訓練,我只能自己調整。大家不可能因為我去改變訓練時間和計劃,只能我去適應大家。我進場的時候,我們領導跟我開玩笑說,準備看我‘洗澡’,因為我吃完那個藥之后我會很燥,還會大量出汗。飛行對我們每一個飛行員的要求都很高,我們幾十架飛機,飛機跟飛機又那么密集,其中一架飛機出了問題,都會有一個連鎖反應。在地面時坐在飛機里出汗好難受,當我的飛機一離地,這種難受就已經拋在腦后了。當我再落地的時候才發現,全濕了,好難受,就是這樣。其實每一名飛行員都一樣。”

      劉波的“備份機”比較特殊的是,他只是長機備份,同時也參加了正式受閱任務。

      家庭,也是我的完美“僚機”

      楊陽,空軍某團飛行中隊長,安全飛行1100小時,飛過七種機型,經歷了從戰斗機飛行員到運輸機飛行員的轉變,現為運-20飛行員。

      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國家大力發展運輸機領域建設,不斷提升戰略投送能力。楊陽也從一名戰斗機飛行員轉成了運輸機飛行員,曾經飛過運-8、運-9等運輸機,運-20裝備部隊后,他又被選為運-20飛行員。本次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閱兵,是他第一次參加閱兵任務。

      楊陽不僅是個飛行員,還是個領航參謀。“運-20飛機上的領航工作需要一部分人完成,我和另外一個飛行員是我們團里的領航參謀,做著領航的工作。在飛行員的成長過程中,領航是必須要學的,成為運-20的副駕駛之前,要把領航工作學會。”

      作為備份機的飛行員,每天的訓練,楊陽也沒有落下,“我們要付出的更多一些,既有可能擔任左僚機,又有可能擔任右僚機。左右兩邊飛行技術、特殊情況處置方法都要研究得很熟練,也要防止空中出錯誤。”

      來閱兵訓練場第二天,為了適應閱兵訓練場機場當地的訓練,為了制作本場的訓練實施方法和閱兵編隊的實施程序,楊陽加班一個通宵。白天飛行晚上加班,“比較緊急的就是第二天飛行了,頭一天晚上給我說明天的實施程序方法改變了,我們就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制作出修改后的工作示意圖流程等,還要到飛機上,加數據。有時候第二天早上很早要起來,因為開飛比較早,在飛行員接收飛機以前,提前一小時,我要把整個梯隊的所有飛機檢驗完畢交給飛行員使用。”

      飛行員只有兩種狀態,就是飛行和準備飛行。很多飛行員都一樣,顧不上自己的小家庭。楊陽的愛人是他的高中同學,他們一起考到了長春上大學。楊陽上的軍校,他愛人畢業之后回了老家當公務員,他到了成都。結婚以后他們還是兩地分居,后來他愛人放棄了家里很好的工作來成都就業。楊陽的父母退休后也一塊都過來了。因為楊陽個人的原因,他的家人都跟著過來,“他們付出了很多,為了支持我的工作。”

      一個飛行員的身后,也有一個默默付出的大家庭。

      作為備份飛行員,他們與正式受閱飛行員從同一個地點起飛,只要主梯隊順利完美通過受閱,備份機也就完美完成了使命。

      “到達解散點,備份機返航”接到返航口令,受閱的備份機飛行員,退出閱兵編隊,進入返航航線。

      記者:王苗 徐凱悅 喬夢 董琪 魏延成 李樹文 趙巖松 楊凱凱 王蕾茜

      (中國之聲國防時空﹒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撸撸片